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ife is Like a Nice Boat. 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那些古老的事情  

2007-09-22 22:18:47|  分类: 【月·札】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看了董同学的文章,突然心有所感,毅然放弃写得要死不活的奇幻小说,跳将出来感慨一番。算是对初中三年的一番纪念。

所谓诗,不过心血来潮时供人吟哦;所谓酒,不过将胸中爱恨情仇浇灌得更加猛烈;而所谓剑,不过是一双长茧的手风霜雨雪任蹉跎;所谓侠,也不过一曲骊歌罢。

那么那时究竟是哪般的魅,吸引着我呢。

话说侠之大者,一袭长衫仗剑于世,让人心生向往,动作轻灵或潇洒,令人心醉神迷。这种荡漾着水墨气息的中国式幻想,如同乌黑的墨迹,无声地,行云流水般漫过。

便自认为染上了书香之气,钢笔的墨汁由蓝换黑,并大言不惭“有颜柳之遗风”。行文间“之”“哉”“也”不断,美其名曰“古典回归”。就算是撑把伞在街上走,也会有关于油纸伞的烂漫幻想。

仿佛那时的整个生活,都被这样一种泛黄而干净的幻觉所渗透,迷药的性质,在此体现无疑。

那时喜欢黑色,认为深邃、有包容性,有另一种意义上的干净感,并且作为我们的发色与瞳色,认同感极强。于是买什么也不忘黑色,奇妙的喜爱变成了奇妙的偏激。

喜爱《轩辕剑》,尤其《天之痕》——有趣的是,对武侠的喜爱并不是从正宗的武侠小说开始,而是屏幕上那几个跳动的小人,2D的水墨画场景,以一种简单的形式构造了一个传奇。男主角纶巾束发,长剑斜背,标准的少年侠士形象,而就是这样一个不太特别也不太显眼的角色,带给我关于江湖,游侠的第一份感动。并至今,也在潜移默化中,影响自己的心。

话说小说,偏爱古龙,至今未读金庸。或许如众人所说,金庸之文,大气磅礴与细致如微并举,设定条条款款,皆有史实可靠,称大家实不为过,而一转向古龙,便仿佛无从描述,只一语“嗯,分段很多,蒙太奇感较强”便带过。读古龙之前,便一直无法从脑中挥去“二流小说”四字,而其改编电视剧的失败,或许亦是原因之一。

而后,才明白自己的浅薄。从古龙的文字中,可看到一个有血有肉的古龙。不论是楚留香,陆小凤或是李寻欢,萧十一郎,江小鱼,都或多或少带上了他自己的影子。古龙一生都由两件事物左右——红颜与美酒,他有天涯浪子的内心。他嗜酒如命没,最后也是因酒而终,他的整个生命,却也由此得到了另一种形式的圆满。

而古龙最让人感动之处,在于对生命的赞美,在于对于希望的感悟。他不只一次地写道:“所以生命永远是可爱的,不是吗?”“所以希望总会有的,不是吗?”这样的问句会在那样一个刀光血影的江湖中出现,不得不说是令人动容的温柔与亮色。

所以古龙吸引我的,正是那种触手可及的真性情,那股浓浓的墨色,便径直穿过他饱含生命力的字句,在那个江湖,与这个江湖间,翩然流转。

那时曾自诩天才,却被伙计们嗤之以鼻,并被转而复加地冠上“智障”之名,更有甚者,还加上一拉风职位,名曰“智障教主”,实在气煞我也。

然而嘻哈之后,竟也忘了恼怒,甚至有些自得。并大笔一挥而作“智障群侠传”不能不说此人脸皮之厚于城墙也。而“智障教”的名号竟得以广泛流传,这一群人的脸皮厚度亦不容小觑。

那时也喜吟哦,也因此喜逢知己,诗词歌赋其上阵,但更多的也只是对对子。而结果就是被地理老师逮个正着。那位仁兄事后委屈地问我:“为什么只有我那么老实地站起来了……”我也只有苦笑地的份。

也曾附庸风雅,模仿《红楼梦》作限韵诗,记得韵脚为“门、盆、魂、痕、昏”,一伙计提笔就写:“打开一扇门,门里有个盆,洗脚欲断魂,水去不留痕,转眼近黄昏。”被誉为“确实是个智障”的“五句话”——羞于称其为诗矣!

现在想来,那时,那般风景,那群伙计,有时真是有着傻得可以的幻想,然而也毕竟好过现在的一片空虚。

冷箭长衫,闲云野鹤,未击高歌已蹉跎。

“侠义之道,以义为先行,他人有难,当鼎立相助,两肋插刀,是谓行侠;以仁为先行,礼义相济,先礼而兵,以德为器,是谓仁侠;心存普世,剑未行而名已至,众人惊服,天下归一,方为侠之大者也。

“剑之道,剑无义不出。剑者,心也。心中有剑,则万物为利器,杀人如麻,而无道义也,心中无剑,虽利刃在手而不足以断发也。有剑无剑,何以自如,剑道之奥也。”

被时光掩盖的字句,似乎一点一滴,尽数重来。

那时痴迷于长笛与琵琶。认为笛音既可渺远又可清越,既可渺远又可清越,即可欢欣也可伤情,有着梦幻般的张力,琵琶既可奏出金戈铁马,又可奏出冷凝呜咽,仿佛火与水的完美交融。但不曾特地去找曲来听,只是有时在某些乐曲中不经意听见,会心有所感。或许是长笛能让我想起陈靖仇,而琵琶代表了拓跋玉儿。天之痕的感动,也延续到了音乐里。

机子里的音乐换了一批又一批,唯有那些曲子还一直保留着,时而烦扰,便找出“如忆玉儿曲”,心下似乎能偷得一时安宁,过去的回忆随音乐涌入心间,便是感慨万千。

那时梦想一个侠之大者来带我走,至今未遂,或许是侠之大者来了又离去了,只是我不知道。

时间是怎样流走的,我亦不知道。多长的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,有时是十年,有时是一瞬,只是还好,我们还有选择拿会梦想的权力。而明天,又会走向何方呢?

无人知晓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完稿于20070918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